本站公告:

萍乡市文化研究院网站开通[ 2013-03-04]     

朱益藩

时间:2013-03-22 16:25来源:萍乡市文化研究院 作者:wuya51 点击:
    莲花县城往西南二公里处,乃为花塘村,村东有一被当地人称作“花塘官厅”的庞大建筑,总面积近一万平方米,大围墙内座北朝南一字排列三幢大房子,建筑占地近五千平方米。居中一幢为清咸丰进士、分发陕西知县的朱之杰所建,人称“进士第”,后称“老官厅”,因年久失修已在1983年拆除;右边一幢为光绪进士、官至湖南巡抚的朱之杰之长子朱益浚所建,人称“翰林第”,又称“新官厅”;左边一幢为光绪进士、曾为光绪皇帝讲学、后为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的朱之杰之次子朱益藩所建,亦称“新官厅”。建筑虽已残败萧条,风光不再,但是当年的恢宏气派尚在,堂皇风貌犹存,让人对被誉称为“碧云文章”的三代进士的官宦大户产生探秘的兴趣。
    朱益藩(1861—1937),字艾卿,号定园。据其子的回忆文章云:“先父六岁时,我祖父去世,家道清贫”,“先父自幼聪明过人,四岁即能执笔作大字”,“先父读书,过目成诵,弱冠补优廪生”。光绪十一年(1885),考取拔贡。次年签发广东试用知县,因听从时任广东布政使的张之洞的开导,毅然辞官回籍,勤奋攻读,并授徒自给。光绪十五年,中举人。次年入京,考中进士,钦点翰林院庶吉士。此后十余年,奉事于翰林院、詹事府之间,任翰林院侍读、侍讲,詹事府詹事,司经局洗马,日讲起居注官,曾受命在南书房行走,兼任经筵讲官,常为光绪皇帝在御书房讲授历史、诗文、书画。历任顺天乡试考官、湖北乡试副考官、陕西提学使、山东提学使、京师大学堂(今北京大学)总监督,还两次担任选拔赴日本、欧洲留学生监考官。宣统二年(1910),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。 
    朱益藩位居要职,勤政廉明,守正不阿。多次主持考政,时称“红翰林”,虽是肥差却洁身自好。他督导属吏认真执行考场规则,一丝不苟;为防止作弊,他严格检查考场制度,虽分段设有监考官员,仍深夜亲临查号;考试以后,他注意详细检查各房弃卷,看有无漏荐遗才。他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期间,有两个权势显赫的大官,因贪赃枉法,声名狼藉,弃官逃匿,后又行贿京官。御史台拟议联名参劾,后领衔者畏怕权势,犹豫不决。朱益藩大义凛然,挺身而出,独上奏章,当面对质,慷慨陈词,致使贪官受到处置,朝野皆称颂。 
    朱益藩身为官吏,心怀黎民,具有民本思想,尽力为民办事解忧。光绪二十七年(1901)六月,悉知江西遭受特大水灾,朱益藩四方奔走,联络江西籍京官,向朝廷上书《请赈济江西水灾奏折》,恳切吁请“迅速设法赈济,以拯灾黎”;为广招商贩运粮入赣,使灾民尽快得到粮食,建议“凡在江西境内贩运米粮,无论上下游,全免厘金一年”。朝廷采取举措,使之灾情得以缓解。民国十年(1921),江西又发生水灾,灾情严重。此时朱益藩只是在宫内担任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,无权无势,但他积极联络在京同乡,向各方呼吁募捐救灾,并倡议举办江西省赈济水灾书画展览。他从宫中借出所藏晋唐以来历代稀世珍品的书画名作百余件,又吁请京、津、沪收藏家借出名贵书画真迹数百件,在江西会馆内售票展出。精华荟萃,蔚为大观,观者踊跃,损赠甚众,收入全部用于江西赈灾。 
    宣统三年(1911)秋,朱益藩闻讯母亲病危,率眷回籍。次年春,料理母丧事宜后,见清朝已亡,民国肇始,即在家乡建房以此终老,不复作出山之想。袁世凯窃取国家大权后,网络人才,派人来劝朱益藩从政,许以江西财政厅长之职,遭到拒绝。民国四年(1915),北京数次来电,催朱益藩进京任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,他念旧主之情北上,开始帝师的岁月。朱益藩与溥仪感情融洽,尽心教授。同时任溥仪英文老师的英国人庄士敦,后来写了一本回忆录《紫禁城的黄昏》,书中写道:“朱益藩在北京的社会中很有人缘”,“我很敬重这位老先生,他为人诚挚坦白,古道热肠,尽力维护中国的旧道德和传统文化”,“朱益藩对于中国的医学很有兴趣,他会切脉开方”,“宫里虽然也有不少御医,但朱益藩却身兼师傅和御医之职,他的皇上偶有微恙,宫里头总是首先召朱师傅入宫看御脉。”1917年6月,张勋登门游说朱益藩参与复辟清室,并出任辅政大臣,朱益藩深明大义,拒不同意,认为复辟将有罪于民族。结果,张勋复辟丑剧以失败告终。 
    1924年11月,溥仪离开皇宫,后转至天津。朱益藩留驻北京,担任清室留京办事处事务。1931年,日本企图侵占东北,发动“9·18”事件。朱益藩前往天津,向溥仪陈述主拒不主迎之见解,态度非常坚决。同年11月,朱益藩惊闻溥仪与日本密谋成立“满洲政权”,赶赴天津力阻,劝导溥仪不要同意建立所谓满洲国政权,寄居他人篱下讨生活,甘当傀儡,劝他审时度势,认清大势之所趋”。认为“依仗日本之势力果可靠乎?出此下策,不过徒令一些别有用心者,得以窥测我们意图,用来作为勾结日方之资本,以遂其侵吞中华之野心,使国家民族蒙受莫大损害,此事万万不可为,伏祈慎重考虑之。”朱益藩的诤诤直言,虽然未能扭转逆势,但却体现了他的忠于国家、忠于民族的凛然气节,也展望出他的人格魅力和睿智卓识。这在清末众多的遗老旧臣中,确属难能可贵。尔后,溥仪在日本人的扶持下,前往长春成立伪满洲国,曾两次电召朱益藩襄助,他以托词搪塞,坚定不赴。溥仪登上“满洲帝国皇帝”的傀儡位子后,一批王公旧臣纷纷前往朝拜,捞个一官半职,朱益藩不为所动,冷淡观之。1935年4月,溥仪首次赴日本访问,朱益藩悲痛不已,斥之为奇耻大辱。 
(责任编辑:wuya51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